碼頭邊緣,超過一字排開船業主十幾客船,靠這個養家糊口。

“這是一個炎熱的一天,繪圖不到什麼的傢伙!”說話的是一個老人的大約年裡,鄉親,半白的頭髮,山羊鬍子一縷守,一邊講,一邊感慨鬍鬚,看起來像一個哲學家。

bener020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