永遠是一段時間的情感和困惑,那些細心的呵護,為什麼會變得塵土飛散,承受不起滄桑,還是受不了時間的磨礪?石生碑刻,為什麼只有你和我失踪?那些詩意的章節並非閃爍,它成了悲傷的續集。經常冥想已經不夠溫暖,不夠好,或者情緒太脆弱,頂住一點風暴就會死。畢竟,我們並沒有給一年一個緊握的戲弄,而是變成了旁觀者。

為什麼心與心的距離到底為什麼總是看不到對方的位置。一個概念已被世界末日,變得如此簡單,一個分裂的障礙,畢竟,成為堤岸不能擺渡。時間越來越老,記憶可以變乾嗎?那些不經意間縫合的畫面,誰觸動了痛苦,誰撕裂了傷心。經常在雨中解讀所有的想法,雨滴狠狠擊打著玻璃窗,滴下的水滴震動了一種心痛。雨絲纏繞著分心的思緒,蜿蜒而成。想要打開窗戶跑到雨中,加強洗禮,讓雨水洗去所有的心碎,剝離所有的寂寞。

往往是不幸的,遇到的拼湊如此深刻,如果所有的心痛都過於執著,不知道該怎麼放手,那誰來安撫留下的時間呢?總是有疑問,什麼時候能辜負我,還是我拖了幾年?為什麼不能走出他們的漩渦風暴呢?在一段文字閱讀中總是保持沉默,尋找同樣的心情章節,但是發現所有的陳述都不夠深入。也是深夜寫作,用原來的輪廓塗鴉,卻一次又一次地受到感染的悲傷,原來一個是如此謙和的對話,沒有一個人的表演如此蒼白無力。

戀愛總是需要一輩子才算完成,那麼如何指導一個完美的結局呢?無限的生命,我們失去了耐力,成為各種進化中的旁觀者。回憶,就像無法關閉的大門一樣,總是在獨處中傾瀉,悲傷的觸角伸展,寂寞的無情撕裂的夜晚。拍完流星後,滿口的話怎麼倒。總是想想,孤單的午夜,你有同樣的失落?流星隕落的瞬間會讓人記憶猶新?

漸漸地學會了偽裝,世界上穿梭著喧囂的笑容裹著自己,卻總是無法掩飾傷心的莫某。如果微笑是一種掩飾悲傷的好藥,為什麼我不能總是在尋找一個快樂的理由。面對經常的思考,我總是警告自己不要太固執。自稱的獨角戲不會得到任何的緩解。我總是試圖解決心中充滿的憂愁,但我找不到任何遺忘的藉口。

經常沉默和時間的角落,細節流年見淘,朵朵雲彩明白天空的寂寞?強迫留下,但最終無法捕捉到那種柔軟的光芒。世界上有這麼多的情緒,你必須原諒你的心,但是你失去了感覺。總想,如果你沒有這個華麗的相遇,而你還是你,我還是我,那麼對方就不會過上舒適的生活,等待著簡單。如果我們再次相遇,那麼我們可以拋開熙熙攘攘,拿起一塊拼接成一個驚人的春天。

曾經被認為是在綻放的季節裡,這將盈盈袖子,但一個人的香水怎麼能演繹出兩個人的浪漫。盛開的美麗的花朵,蜜蜂和蝴蝶,也畫了一個孤獨的懷念。增厚的年輪,我看著一棵樹的風景,卻搖曳成一根細長的柳條。時間越來越老,黑白交替日夜,我選擇掩蓋了忙碌的空虛。每當夜幕降臨,滿天的滿天星辰,卻忽略了散華月華,池中反映著同一輪充滿寂寞的幽靈,就如同我和風塵無聲的黑白相間,場無語的結局。

創作者介紹

bener0201的部落格

bener02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